赛事专栏

华兴车队:从中国到巴黎 沉睡巨龙正在觉醒

怀揣着远大理想,来自中国的华兴车队在今年一月登陆欧洲赛场,旨在培养中国车手,剑指2024巴黎奥运。

▲徐长全在2022环普瓦图-夏朗德起点处为车迷签名

8月23日,星期二,在第三十六届换普瓦图-夏朗德自行车赛的起点,几颗闪闪的红星惹人注目。在车队大巴车门开启时,一群又一群好奇的人就把车手们围得水泄不通,特别是一个黄皮肤的身影——徐长全。而这几颗闪闪的红星,不是别的,正是中国的五星红旗。

华兴车队的体育主管,法国人莱昂内尔·马利对自己车队和车手不寻常的热度调侃道:“徐(长全),你要习惯,这就是‘明星效应’。而在几个月前,他还在以色列创业国车队,与弗鲁姆谈笑风生。

▲在印有中国奥运国家队标志的车队大巴前,停放着华兴车队征战环普瓦图-夏朗德的战车

虽然华兴车队是第三级别的洲际车队,但这支队伍的出现仍然是这场比赛的惊喜。他们在最后时刻被赛事总监阿兰·克卢埃邀请,赛事主办方往往也不愿邀请外籍车队参赛,因为他们通常都无法达到该项赛事的职业竞技水平。这位著名的赛事总监笑着承认道,“这次我们确实破例了,我们认为这支中国车队有这个能力。他们是一支渴望快速成长,成为顶尖的车队。此外,我与莱尔内尔·马利也是旧交,所以当他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告诉他我会给他们一个想要的结果。”

中国热忱

莱昂内尔·马利并不是孤军奋战,前职业车手阿梅尔·莫伊纳尔也身穿着印有中国汉字的红色卫衣,在车队中担任技术总监。而当车队技师们围着一辆印有“从中国到巴黎”这个令人耐人寻味标语的队车的时候,他也向我们解释了其背后的含义,“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强大力量,旨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获得更大的突破。我们是由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赞助支持的,这个部门相当于法国的国家奥林匹克和体育委员会,所以我们其实也是中国国家队(Team China)的一部分。”


▲阿梅尔·莫伊纳尔,车队的技术总监,以及莱昂内尔·马利,华兴车队的体育主管

华兴车队可以被视为中国年轻车手的摇篮,为他们提供在欧洲赛场磨炼自己能力的舞台,以便未来在奥运会大放异彩。这位前职业车手说:“我们并没有放眼于获得奖牌,而是在讨论如何能在奥运会上更进一步。而我们(和莱昂内尔·马利)的助力,是成功之路的唯一途径。”利用关系网,给合适的车手打电话,构建车队法务,这两个人为车队的构建节省了非常宝贵的时间。他们甚至超越了“工作职责”,成为了几位从中国远道而来车手的“寄宿家长”,其中甚至有几位从2019年和“戴上口罩”以来就没有参加过职业比赛的车手。莱昂内尔·马利说,“我是一名体育主管,但我也做车队的修车工和洗车工”。

▲“从中国到巴黎”,华兴车队的队车上印着这样的标语,旨在告诉世人,他们正在为奥运会培养中国力量,同时踌躇满志地期待着,有朝一日能登上环法赛场

从中华大地通往巴黎的自行车“丝绸之路”,即便是有着这两位经验如此丰富的向导,也可能会成为一场“奥德赛”。由于中国对疫情的管控政策限制,车队在欧洲远程组建,并且在2022年一月以创纪录一般的速度获得UCI执照。同时车队也已经招募了几位外籍车手,特别是曾经在世巡赛车队效力的肖恩·本内特,并且他们也急需挖掘那些拥有欧洲赛事强度能力的中国车手。车队为此建立了一个远程选拔的体系。有50名中国车手已经进行了试训,为的是“找到其中的8到10个人才”。

道阻且长

但自从这支车队的首次亮相之后,越来越多的困难逐渐显现。在车队大巴上,徐长全显得十分拘谨,怪异地跟那些喝咖啡的队友们保持距离,这看起来十分尴尬。而当他的队友——卢卡斯·德罗西邀请他加入的时候,问题就显而易见了:语言障碍。为了沟通,他的法国队友不得不用手机翻译。对于德罗西来说,既要做队友又要做老大哥,这是个非常特殊的角色,而他也已经全情投入进去,他说“这始终是人在比赛,所以我需要去做这件事,我和这些中国队友一起住在尼斯,那里是我们的大本营,也是我们训练的地方。这样做是为了让他们更快融入欧洲的生活,他们是仍然有很大潜力的车手,而他们也对此充满了渴望,希望获得我们的帮助……这些对我们这些‘局外人’来说也是一种精神鼓励。”在骑行中,为了提醒他们进行补给和喝水哦,肢体语言仍然是主要交流手段。

▲在车队大巴上,卢卡斯·德罗西用手机给徐长全翻译他的一系列想法

阻碍他们进步的困难不止于此,正如莱昂内尔·马利所说:“第一场比赛,他们就被来了个下马威,比如说徐长全,除了交流的困难外,还在经受着欧洲饮食和文化的巨大冲击。由于不习惯吃高筋食品,难以适应团队制作的传统意大利面和面包作为主食。因此他经常生病,经常退赛。作为环普瓦图·夏朗德赛的唯一中国车手,车队为他制定的目标十分简单:安全完赛。但不幸的是,在第一赛段终点前40公里处压到水壶摔车后,这位中国车手被迫退赛,也是这个赛段唯一退赛的车手。

虽然困难重重,但斗志始终没被磨灭,莱尔内尔·马利说,“他们做的很已经很好了。在中国车手中,吕先景在环挪威北极赛上可以一直在大集团中跟车到终点两公里的最后拉扯处,这是个令人欢欣鼓舞的突破。”而这支强心针,已经逐渐化解开中国自行车运动对这次尝试的种种疑虑。在赛季的不断深入中,体育主管通过中国的国民社交软件“微信”向中国的媒体不断传达着最新的消息。“我努力去向他们解释欧洲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我们的车手身处在什么样的水平等级,”他说。

▲徐长全在环普瓦图·夏朗德的起点

当疫情结束之时,中国的车迷们会很快能够现场看到这一抹红色。为了获得更多的UCI积分,让中国车手有资格参加奥运会,华兴车队将参加明年在中国举办的几场UCI赛事。在不久的将来,这支车队会在巴黎闪耀红色光芒,首先是奥运会,接下来就是环法自行车赛。这个“从中国到巴黎”的梦想,可能远远不止一个……

责任编辑:一栋五楼大草莓

本文来源

上一篇:“00”后世界冠军成长记——埃菲内普尔

下一篇:返回列表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 热门评论
  • kingfar 2022-09-23 17:20

    根据参赛名单,后天(9月25日),华兴的两位车手要代表国家队参加世锦赛男子大组赛了

    查看回复(3)

    +1

    1
    回复
    举报
    • 海宝-2009 2022-09-23 21:37

      放低期望值就可以了,比赛难度和奥运会一样,大概率dnf,车队正在选拔第二批国内队员,择优加入车队

      +1

      0
      回复
      举报
    • 菜腿&菜鸟 2022-09-24 00:38

      应该不被关门,能够完赛吧?

      +1

      0
      回复
      举报
    • 菜腿&菜鸟
      回复海宝-2009
      2022-09-24 00:39

      DNF,这么悲观啊? 吕先景差距都这么大吗?

      +1

      0
      回复
      举报
  • 全部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推荐骑客

推荐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