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专栏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沉寂了近20年之后,忽然到处都有车手挑战一小时自行车纪录。有人跑一下,结束职业生涯;有人跑一下,开始职业生涯;有人跑一下,重振走下坡路的职业生涯。2014年9月以来,已经有5位车手挑战这一纪录,还有更多人在后面排队。

过去的100年来,一小时纪录一直是最令人生畏,最为折磨车手的比赛,即使最伟大的冠军车手,也只能在赛道上孤独的狂奔,除了自己的爆发力之外再无依凭。而如今这样的盛况,可算是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了。

一小时纪录的独特之处在于:一方面,他是知名度很高的国际自行车耐力赛事,尽管在10km和20km处做了标记,相对整个一小时的赛程显然是太过渺小;另一方面,这是个颠倒的纪录。不是说在最短时间内跑完固定距离,而是在固定时间内跑出最远的距离。这种颠倒也确实造就了如今一小时赛的整体面貌。无论多努力,车手也不会缩短他在赛道上痛苦的时间,人人都要在同样的时间内苦不堪言。

一小时纪录的历史可以回溯到自行车出现之初,久远到连真实性都存疑的大前轮脚踏车年代。不知道大前轮脚踏车是什么东东的请看下图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Briton James Moore,第一场巴黎-鲁昂公路自行车赛冠军,在英国Wolverhampton创造了第一个一小时纪录——23.2km,时间是1873年。这个成绩最原始的纪录是14 1/2英里,很可能只是个估计值。

第一个精确测量的,为官方正式承认的一小时纪录出现在20年之后的1893年,由Henri Desgrange创造,他后来成为了环法自行车赛的缔造者。这是个在自行车史上的重要人物,我们立此存照。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这一纪录在巴黎的Buffalo自行车馆创造,完全按照当时国际自行车联合会(ICA)的标准,成绩是马马虎虎的35.325km。在最近的一次关于一小时纪录的访谈中,这位傲娇的法国佬难得谦虚说,他把自己放在相对较弱的车手上,却总想得第一,为后面得车手设定一个目标距离。

这一评论相当精确。仅仅第二年,第一个冲击纪录的前法国国家冠军车手Jules Dubois就把原纪录延长了近3km。直到今天,这仍是打破原纪录的最长距离。

之后,这一纪录再次被刷新已经到了一战前夕。Oscar Egg打破了法国车手Marcel Berthet把持5年之久的纪录,不到一年Berthet又杀回来,Egg再次突破,四周后Berthet再次抢回纪录保持者的桂冠。

这两人在短短三年之内五次打破纪录,距离也突破到了44.247km,赞助人付给他们丰厚的收益,因为激烈的竞争使得Buffalo自行车馆每次都座无虚席。也正是因此,两人都小心翼翼地不要打破原有纪录太多,以便于另一个下次还能打破,这样来回让大家都能赚大钱。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914年6月,Egg的纪录Berther再也无力扳回来,这时战争爆发了。Egg的记录一直持续到了19年之后的1933年,成为一小时赛历史上存在最长的纪录

可能是因为原有的纪录后人无力打破,也可能是这一赛事令人生畏,少有人愿意尝试,一小时纪录经历了一段长长的沉寂期,直到1942年,二战中期,才由Fausto Coppi在盟军的轰炸之下的米兰再次打破。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他仅仅把Maurice Archambaud的纪录延长了81米。尽管这不是这位冠军的最好成绩,这个距离足以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无人能破。1950年,三次环法冠军得主Louison Bobet试图冲击他的纪录,宣告失败。

Coppi的纪录后来被Jacques Anquetil打破,此人可能是史上最伟大的计时赛车手,试了三次之后终告成功,1956年6月,他正在法国军中服役,在军令之下,把Coppi的纪录突破了200m。之后,正如很多伟大纪录最后发生的那样,新纪录也未能持续很久,三个月后,意大利人Ercole Baldini,几乎是最后一个保持纪录的业余车手,再往后就要数到上世纪90年代的Graeme Obree。

11年之后的1967年,Anquetil挟五次环法冠军之威再次归来。公众发现他有服用禁药以获得更好成绩的嫌疑,为了弥补因此而造成的与队友和车迷之间的裂隙,他决定向一小时纪录再次发起冲击,最终,他也成功打破了上一个疑似嗑药车手Roger Riviere保持的纪录

不过,Amquetil拒绝接受赛后的药检,这在当时的自行车界还是件新鲜事,Anquetil认为“很不光彩”。医生从赛道边的药检区被暴力驱逐。令所有人或多或少大吃一惊的是,UCI居然没有对此事进行还击,只是简单宣布成绩无效。这也为后来是同类事件开了先例。

然而,与牛逼闪闪的比利时车手,五届环法冠军得主Eddy Merckx相比,前面的两位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1972年,Merckx在墨西哥城向一小时纪录发起冲刺,与Coppi类似的,Merckx同样未能在最佳状态出战。经历整整一个赛季的征战,他疲惫不堪,却信心满满。第一公里,比世界纪录只慢六秒,前五公里的成绩在当时的追逐赛上能进前三,最后几公里,速度才慢了下来,最终摔下车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很久才缓过来,说着真是可怕。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他当时的感受。49.431km,毫无疑问的世界纪录,新王加冕,高呼万岁。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到了意大利车手Francesco Moser以51,151km在墨西哥城再创纪录的时候,就不得不考虑高科技在这项纪录上起的作用了。基于空气动力学的设计,紧身服,无辐条盘形车轮,更低的车子,同时更大的后轮,几乎要碰到车座。他的团队认为这样可以优化飞轮效应——速度一旦起来,就不容易再掉下去,不过效果似乎不算明显。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不管你怎么看,Moser算是开创了自行车激动人心的新时代,符合空气动力学的楔形尾部,标志着昂贵的器材从此令个人能力黯然失色。直到9年之后的1993年,Moser的纪录才被打破,UCI开始对高科技在自行车上的应用表现出了警惕。一个男人骑着最便宜的自行车打破纪录已成为历史。

Moser改进了自行车,却以传统的方式坐在上面骑行,Graeme Obree的车子是自制的,蜷曲着的骑行方式却可以成为空气动力学的革命。尽管当时的人们对此兴趣明显不如Moser。昂贵的器材的确值得关注,耍耍小聪明的家伙,还是算了吧。

精彩时刻终将到来

Obree在挪威的Hamar创下了51.596的世界纪录,仅仅6天之后,前一年的奥运会追逐赛冠军Chris boardman把这一纪录刷新到52.270km,他使用的是一辆三车把的追逐赛车,1993年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装置还被允许装备在公路赛和追逐赛上。

Obree第二年再次打破纪录之后,UCI禁止这种蜷曲骑行姿势。就是这个样子。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在那一年里,两位著名车手,西班牙人Miguel Indurain和瑞士人Tony Rominger都用三把自行车打破了纪录,最终Rominger的纪录是令人瞠目的55.291km。

Obree的反击是采用了新的骑行方式——把身体尽量展开,“超人式”的骑行姿势,并以此赢下了世锦赛的个人追逐赛冠军。不过还没来得及在一小时赛上应用,Boardman抢先一步,在曼彻斯特的一个史诗般的夜晚,用超人式的姿势和一辆莲花跑车,把世界纪录推进到了56.375km

狂奔一小时——寻找1小时骑行挑战的前世今生

之后,UCI几乎是立即禁止了这种骑行姿势,不过允许这个纪录继续存在。似乎Boardman要永远保持这个纪录了。事实上,56.375km至今仍然是比赛最远距离。

不过Boardman不再是纪录保持者。2000年,UCI宣布,由于高科技的影响力过于巨大,1972年以后的所有纪录一律作废,再次强调Merckx为纪录保持者。并且,所有未来的比赛都使用Merckx这样式的下垂把横的场地车,以及辐条轮。UCI称之为运动员一小时赛(Athlete Hour)。

显然的,第一个向Merckx的纪录发起冲击的还是Boardman,在他职业生涯末期的几次冲击中,侥幸地把旧的纪录又突破了10m。之后的纪录重归沉寂,几次冲击失败的尝试之后,2005年,籍籍无名的捷克车手Ondrej Sosenka才有所突破,却引不起太多兴趣。无论车手还是车迷都对这项古老的运动不太关注,看起来这项运动还是消失比较好。

2014年5月,情况又发生了改变。UCI改变了装备规定,与现代场地赛车一致,所有旧的纪录又重新生效。为了鼓励新纪录的创造,Sosenka的当前纪录49.7km仍然得到保留。明显的,这个纪录更易于打破。

2014年9月,Jens Voigt在退役前的冲击中,把Sosenka的纪录推进了400m,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关注。

几周之后,奥地利车手Matthias Brandle又推进了700m.2015年2月,澳大利亚车手Rohan Dennis创下了新纪录52.491km。而在今天(5月2日),英国车手多赛特,又把纪录提升至52.937km。

多赛特

责任编辑:Nel

本文来源

上一篇:我们的中自联——上海交通大学复仇者车队

下一篇:上海铁人俱乐部专访:HEROS系列赛是真正意义上品牌化的赛事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推荐专栏

推荐文章

热销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