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游记 路线攻略 旅行达人

重回拉萨骑行新藏线(17)翻黑卡达坂,夜宿野狼谷

美骑编辑按:拉萨有一股神奇的魔力,作者子牙河继2010年和2016年带着高考后的儿子骑行拉萨后,再出发,三骑拉萨。这一次他选择新藏线,快跟随着小编一起,走进子牙河的江湖世界看看吧。每周一固定更新,欢迎转发、评论和分享。



▲路线3D视频讲解

早饭套餐:馒头,一个鸡蛋,一盘小菜,15元。

昨天从叶城过来一个福州骑友,“进来的时候我的气罐被没收了。”他说。

边检战士问他有没有违禁品,胆小,他说有气罐。

七点半多出发,到达边检站排队等候。

八点开始,汽车后备箱包裹等都要检查,几名战士小跑着检查一个又一个,非常忙碌,也有一种特紧张的气氛。

心里也紧张啊。

坦白不坦白?

坦白了,结局是一定的,以后路程一旦需要怎么办?

不坦白,一旦翻出来脸上挂不住啊!

20分钟后排队通过两证一表,趁两名战士没注意,推车跑了。

怎么有点内疚呢。

▲拥堵的汽车

▲山谷

▲喀拉喀什河

十公里后,一道突出的山体挡住去路,绕过去,赛图拉就在这里。

这里有一个赛图拉哨所遗址。

昨天我们临到三十里营房之前也有一个哨所,不过那里不是遗址,是1958年才建立的哨所,位于5380米的神仙湾上,解放军战士长年在艰苦的条件下守卫着祖国边疆。

神仙湾哨所是赛图拉哨所的一个分卡,但是现在这个赛图拉哨所已成了遗址。

赛图拉哨所建于1877年左宗棠收复南疆之时,由此可前往印度,是战略要地,是通往印度首府拉达克古丝绸之路最后一个居民点。

据说1950年3月解放军进驻赛图拉哨所,四年没见到人的国民党哨兵激动地说:“哎呀,可算有人来换防了!”“怎么,你们又换装了吗?”他们并不知道天下已变。

解放军战士看着他们穿的破烂衣裳流下了眼泪。

一个小下坡就进入较窄的峡谷,恍惚似曾相识:这不是清西陵吗?

脑子里就迷迷糊糊起来。

这里的海拔不到四千,与前几天相比,双腿非常有力、轻松,与平原无异,周围景象又有些与清西陵相似,脑子突然穿越。

看到前面停着两辆大货车是沧州牌照,突然就有些激动,司机正在车上睡大觉,没打扰他们。

因为轻松,所以愉快。

有一些大红柳,喀拉喀什河蜿蜒其间。

天气有些热了,可以脱下骑行服外面的厚衣了。

前面有十几个人见我们过来离很远就站到了公路上昂起手,是几个新疆的小伙子,第一次见到新疆人架铁丝网,小伙子们虽然很热情,但因赶路,张赵没有停。

天空又阴了起来,雪落下来了,赶紧穿衣服。

离开皮山县,进入叶城县。

爬山,爬山,今天从3600多米要爬到4900多米。

今天的体力一直不错,几个修路基的民工给我加油,要我过去跟他们唠嗑。

老赵还没有上来。

”我才来一个星期,每天300元,别的没什么,就是出不来气啊,躺着都不行,这干活,要命啊。“

离山顶还有约十公里的时候,山上冲下来三男一女,他们说山上正在下大雪,让我们注意。

大山、荒凉,冷寂,海拔已到四千七八了,寒风刺骨,还有三公里多,赶紧停下来吃点东西,准备最后冲刺。

五点二十,终于登上4909米的黑卡子达坂。

黑卡达坂,也称柯克阿特达坂,百度地图称科克阿尔特达坂。

冷风嗖嗖,下山路云层密布,公路也毅然变成石子路。

由于处于长年冻土层,有6公里的路不能铺柏油路面。

离麻扎还有70公里,心中有些焦虑。

今天骑行感觉较好,上山用力过猛,大腿抻了一下,有些疼痛。

不过,要下山了。

在石子路上下滑了一公里,往前面一看:周围大山夹着一个漏斗伸向山底,道路如很多个曲别针接在一起随着漏斗下沉,尘土飞扬,汽车挤在了一起。

一个年轻人把我们拦住。

”等着吧,现在不能下去,交通管制。“

我和老赵有些焦急。

”你们路上看到有骑车子的下去了吗?“

”是的,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我说。

”他们跟后援车一起到的,后援车现在还没上来呢!“

一听,更急了。

”让我们下去吧,不然今天困路上了。”

后来,他让我们从一条小路下去。

小路,非常陡峭,

虽然刹死闸,也要往下滑。

将近用了一个小时,才离开这个大漏斗。

▲回望大漏斗

仍然是特别陡峭的山谷,峡谷狭窄,两边山壁刀削斧劈,人在山隙里下沉,如钻入地下山洞,时而还来一个大回环。

峡谷里变得昏暗,加之时时下点小雨,戴着眼镜如同黄昏看不清道路。

地面上黄色泥沙,人越钻越深,已不知何处。

开始还拍了两张相片,因天气昏暗效果不好,水也冻得拿不住了,又要赶路,于是安心下山,这么特别的峡谷没有留下一张相片。

冷风浸骨,视线亦模糊,双手已无感觉,不敢有丝毫松懈。

虽然头上罩了两层头巾,还有雨衣帽子,外面又加头盔,冷还是往里渗透,由疼转入迟钝。

赶紧下车,拉开包找毛线帽子。

但手已冻僵,拿不出,从兜里掏出一塑料袋准备包在头上,手仍旧不听使唤,正好老赵下来,让他把塑料袋包到我头上。

一个多小时后,叶尔羌河从一条狭窄的山缝里钻了出来,开始沿着道路流淌,很快到达黑恰道班。

道班离公路一二百米,到处是泥,这是一个废弃的道班。

“住不住?”老赵问。

那里有大狗狂怒的叫声,高喊了一声没有人应,此时身体已冻成冰棍。

见我犹豫,老赵说:“走!”

很快进入宽阔的山谷,一座黑色的大山威严地直立着站在正前方,云雾也在周边聚集,所有一切一如梦中。

快走,快骑——

心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到达黑色大山脚下,这里有几个白色帐篷几辆白色警务摩托,没有停留。

沿着黑色山山脚底下继续绕行。

等绕过去,天空云层变稀薄,叶尔羌河周围长满了红柳,一些骆驼好奇地望着我俩,心里放松下来。

骆驼正在脱毛,就象叫花子大冬天穿了一件开花的棉袄。

沿着叶尔羌河旁边山壁中凿出的道路上上下下骑行,叶尔羌河也在山谷里漫游。

平坦的沙床水流如树根在里面盘根错节,平缓而安静。

天空仍然变化无常,已经八点半,离麻扎还有将近30公里,已经不可能到达。

从黑恰到麻扎据说有狼群出没,心中难免有些焦虑。

云层垂在公路上,似乎也要把我俩卷入进去。

九点半,见到路边几顶帐篷,

几个民工在那里干活,

于是上去求助。

他们来自于四川,

在这里维修公路。

“那山坡上有顶帐篷,

我们从那搬下来的,

你俩晚上可以住那。

不要上山,山上有狼,

两年前有两个骑自行车的晚上被狼吃了。”

一天,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舒缓下来。

▲民工住的帐篷 第二天早晨拍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重回拉萨骑行新藏线(15)在五千米的高原上骑行》

《重回拉萨骑行新藏线(16)从大红柳滩到三十里营房》

责任编辑:虾饼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图片水印。)

上一篇:重回拉萨骑行新藏线(16)从大红柳滩到三十里营房

下一篇:最后的台湾环岛骑行(4)7小时爬坡“天堂路”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 全部
  • kingfar 2020-11-09 16:50

    看着大漏斗的路况就对在西部修路的工作者充满的敬意!

    +1

    1
    回复
    举报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推荐骑客

推荐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