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游记

骑行复古之路(15)丰收的季节 祖国江山一片红

姜野仍在路上。多年前美骑网报道过勇敢逐梦的年轻人姜野,环骑亚洲后,现在开启《复古之旅》骑行,这一站是最后一站新疆站,美骑网每周连载,看看他眼中的这个不一样的世界。


2019年的秋日里,我曾骑车从乌鲁木齐向西到达奎屯,随后一路北上至乌伦古湖畔的北屯市。当时经过沙湾和安集海镇时,看到戈壁滩中有许多忙碌的身影,大家将采收的鲜红辣椒平铺在戈壁滩中晾晒,当初没有走近观察,所以印象并不算深刻。而两年后又是在同样的季节,我再次从此地路过,只不过这一次是从西向东,所以这回我早早地就准备停下来看个究竟。

▲安集海的辣椒红了

▲去乌苏市的路上

▲乌苏市

微信图片_20220124154546.jpg

▲丹麦品牌乌苏啤酒的原产地

离开乌苏市,跨过已经干涸的奎屯河大桥,桥下是宽阔的河床。这一带的河水都被上游建立起来的蓄水坝拦截起来了,日益增加的生活和生产用水,不得不让这里的人们更加懂得如何高效的利用水资源。只是这样做带来的后果是河流尽头的艾比湖的范围逐年在缩减,艾比湖绿洲曾经是准噶尔盆地最重要的绿色屏障,如今已成为新疆沙尘暴的策源地之一。

▲干涸的奎屯河

▲奎屯河河坝

与精河市隔河相望的奎屯,是一座忙碌的城市,说它忙碌并非指生活在其中的市民,而是指在城西南的十字路口。独库公路从南疆穿越天山抵达奎屯南边的独山子,随后向北延伸至奎屯,最终与一路北上的217国道和奎阿高速相连,这是去往克拉玛依与阿尔泰山区的必经之路。东西还有从乌鲁木齐过来的连霍高速,向西可抵达西部口岸霍尔果斯。所以从东部省份向西部口岸的货车,以及从克拉玛依大油田去往南疆的油罐车,同时在这里经过、停歇,于是这里就成了一个繁忙的交通大枢纽。

▲交通大枢纽

▲去往安集海的路上

▲路旁小憩

我和老王小心翼翼地从车水马龙的奎屯大十字路口挣扎出来,远离了奎屯,耳边也总算清净了下来,天空和大地的衔接处略带一些朦胧,就连翠绿的白杨树都显得黯淡了不少。往前不远,余光中忽然闪过一抹中国红,我顺着那抹红向左看去,一大片红色的辣椒在路旁的空地铺展开。我连忙跳下车,转身向老王示意停下,老王也已经发现了这片鲜红,嘴角上扬,不紧不慢的将车停好。

▲安集海的辣椒红了

▲辣椒晒场

▲托干水份的辣椒

我们走进这片辣椒的日光浴场,几个来自甘肃的务工者站在入口处等待东家,他们每逢这个季节就来到此处帮助当地人采收和晾晒辣椒,以此赚取一些劳务费。这里是沙湾的安集海镇,镇子南边的戈壁滩被刚采摘下来的辣椒染成了鲜亮的红色,平日里荒芜的戈壁滩到了辣椒成熟的季节,换上新装,也要在丰收的季节营造一点火热的气氛。

▲辣椒晒场入口

▲辣椒晒场

▲辣椒晒场

在这片广阔的大地上,有许多人在忙碌着,他们手持钉耙将拖拉机倾倒下来的辣椒山耙平,此时大家没有一点偏心,尽可能的让每一个辣椒都能享受到充足的日照,好让它们蜕变的更快更彻底一些。我和老王走在辣椒的海洋中,惊叹不已,蹲下来仔细观察,发现这里的辣椒分为两种,一种是被称作“辣皮子”的辣椒,个头较大,脱干水份后像纸片一样呈扁平状,拿在手里轻飘飘的。还有一种像小拇指粗的细长辣椒,长度可达十几二十厘米,辣度相对较高,人们形象的称它为“线椒”。

▲新疆辣椒市场大门

▲辣椒地

在沙湾有一种名扬四海的美食,叫“沙湾大盘鸡”,所以在沙湾可以看到临街众多大盘鸡餐厅一字排开。烹饪大盘鸡所需的辣椒正是产自本地,但你可千万不要以为这里的辣椒只是用来吃,我听说许多国家大牌化妆品公司所生产的口红,就是从沙湾的辣椒中提取的红色素制造而成,想不到吧?辣椒还能用作粉饰自己呢,这是多少女士为之疯狂的原材料啊!

▲辣椒地

我和老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辣椒种植,所以我们来到了安集海镇附近的农田中,想更充分的见识一下这难得一见的场面。道路两旁全部都是等待采摘的辣椒,一米多高的辣椒枝上挂满了红红的辣椒,枝叶都已干燥脱落,只剩下累累果实。在辣椒地之间还掺杂着雪白的棉花地,洁白的棉花与火红的辣椒就这样一共描绘出一幅色彩感极强的油画,让观者流连忘返。

▲采收辣椒

▲辣椒地

▲辣椒地和棉花地

在某一片辣椒地中,能看到采收机在来回作业,像一把理发师手中的推子,将大地的头发整齐的修剪下来。拖拉机缓慢跟随采收机,没多一会儿,采收机就把存满辣椒的后斗倾倒进拖拉机的后仓中,仅凭两个司机的配合一天就可以采收几十亩辣椒地,效率实在是高。公路上满载着辣椒的拖拉机纷纷驶向南边的戈壁滩晒场,忙碌的场面令人大开眼界。

▲棉花地

微信图片_20220124154703.jpg

▲新疆棉花

天黑前,我和老王在沙湾西边公路两侧的树林中安营扎寨。这些日子里,我总是不想进城住店休息,而是想尽可能的在外露营,或许是因为天气渐渐转凉,加之接近旅途的尾声,更加珍惜这种随遇而安和自由自在的感觉吧。

▲去沙湾的路上

微信图片_20220124154716.jpg

▲在树林中露营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未升起,树林上空传来一阵阵大雁的叫声,那声音要比大鹅的叫声更悦耳。我爬出帐篷,来到树林的南侧,仰望天空,十几只大雁排成“人”字形向南飞去。过了一会儿,又飞来一队大雁,我不知道它们将要飞往何处,或许是印度,也可能是澳大利亚,可以确定的是,那里一定温暖如春。

▲享受安静惬意的时光

微信图片_20220124154739.jpg

经过沙湾继续向东去往石河子,这段路只有32公里,即使路途并不遥远,但行走在这条路上仍旧让我心情沉重,往事浮上心头,这一切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9年9月11日的上午,我和前女友一起从石河子骑车去往沙湾,和往常一样我们默默的骑行在乡村公路上,路上没有任何行人,只有往来不断的汽车呼啸而过。当我们行进到东戈壁村和兴奋村之间的公路时,忽然听到路基下的白杨树林中传来一阵阵类似鸟叫的声音,并且越来越清晰。我走下公路,寻着声音走到一棵白杨树下,定睛一看,一只刚出生不久的黑色狗崽在杂草中边蠕动着边叫着,我赶忙将它拿在手里查看,它的眼睛还未睁开,不知是谁将它抛弃在这。我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任何人,也不见狗妈妈,于是我决定带上它。

微信图片_20220124154821.jpg

▲十一在乌尔禾

就这样,在那段时间我们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因为在9月11日这天与它相遇,于是给它取名叫“十一”。从沙湾到克拉玛依,再到喀纳斯和乌鲁木齐,在北疆旅行了一大圈,从还未睁眼到后来可以随处走动,从一次只能喝几口热奶到一天能吃下一大碗狗粮,每天十一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它也给我们的北疆之行带来了许多欢乐,就像家人一样一路同行。后来因为我要前往尼泊尔,所以暂时将它寄养在吐鲁番的一家宠物店,遗憾的是在我离开后半个月,十一就生病离开了这个世界,所以那段时间,我十分自责和悲伤。

▲一个月大的十一

两年后再次回到和十一相遇的地方,当初的场景在脑海中一一浮现,我多希望在同一个地点能再次听到从白杨树下传来那熟悉的叫声,多希望能再有一个机会,把它带回家......但不管我怎么努力倾听,树林中始终都安静得像一个无底洞。

▲沙湾棉田中的雕塑

▲类人猿排队做核酸

拐了一个弯,没多久石河子就到了。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半仙儿

上一篇:山道如歌——闪电侠侣挑战海榆中线穿越五指山300公里

下一篇:叶子房车骑行in欧洲 沉浸式被意大利骑友拉爆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 全部
  • 13021599235 2022-02-05 07:37

    也想去骑车,新疆真美。

    +1

    0
    回复
    举报
  • 麻辣车手李二狗 2022-01-27 11:06

    这辣椒做油泼辣子才最棒的

    +1

    0
    回复
    举报
  • 刘子光 2022-01-26 15:32

    当年有一张比较有名的邮票就叫《全国山河一片红》,唯独台湾是白色的,后来就成了珍品了

    +1

    0
    回复
    举报
  • 我还是充钱那个少年 2022-01-26 09:43

    景色好美      

    +1

    0
    回复
    举报
  • 行者无疆168 2022-01-25 10:46

    秋天骑车温度、景色不错

    +1

    0
    回复
    举报
  • kingfar 2022-01-25 09:48

    看见狗子离世我想哭

    +1

    0
    回复
    举报
  • ♂猪油拌饭♀ 2022-01-25 08:27

    红红火火火过大年啊

    +1

    0
    回复
    举报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