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场直击

菜鸟报道:职业车手欧洲公路赛初体验

在这个赛季的晨曦中,一位新星闪耀登场,他就是萨姆·博德曼(Sam Boardman)。这位成名于美国自行车联赛的璀璨明星,以他在绕圈赛中征服无数直角弯的英姿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休赛期的沉寂并未让博德曼停下脚步,反而为他带来了新的机遇。而如今,他踏上了新的征程,与Project Echelon车队成功牵手,共同迎接欧洲职业车队的挑战。这支车队渴望在新的赛季中展现出自己的独特风味。而本周,他们的赛季大幕在风景如画的马略卡岛缓缓拉开,对于博德曼来说,这次比赛是他欧洲职业车队生涯的起点。

环马略卡岛自行车赛,作为赛季中为数不多的揭幕大战,这场比赛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在这场盛事中,来自世界各地的车手们汇聚一堂

先说冠军,英孚教育车队的英国车手西蒙·卡尔(Simon Carr)在终点线前的那一刹,超越了俄罗斯车手亚历山大·弗拉索夫(Alexandr Vlasov),将胜利揽入怀中。

过去的环马略卡岛自行车赛常常是赛季初的一道轻松悠闲的开胃菜,让人们在欣赏比赛的同时,也能领略到西班牙的独特风情,享受阳光的沐浴。然而如今,这道“开胃菜”已经演变成了一场UCI 1.1级别的竞技大餐,世界各地的顶尖车队纷纷前来,为胜利而奋力拼搏。

此刻,让我们将视角放到职业赛“小白”博德曼身上,用另外一种方式沉浸式体验这场被拉爆的揭幕大战吧。

在这场竞速之旅中,我深刻领悟到了三个至关重要的教训。

首先,世上并非只有我们熟知的“干燥”,还有一种名为“马略卡干燥”的独特体验。这里的干燥,让每一位参赛者都在挑战中感受到了它的威力。

其次,岛上的道路基础设施,仿佛是两位土木工程师在一场激烈的赌局中诞生的产物。其中一位不断地向另一位发起挑战:“我打赌你不能再在那里放一个急转弯了。”于是,这些急转弯就如同一道道难题,摆在了每一位车手的面前,考验着他们的技巧和勇气。

最后,我要说的是,比赛中有欢笑、有泪水,有愤怒也有宽容。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既有趣又充满挑战的风景线。每一次的超越、每一次的失误,都成为了我们共同的记忆,让我们在比赛的道路上更加坚定地走下去。

纯粹从数字的角度审视,这无疑是充满挑战的一天。翻阅路书,那整整150公里的赛道,竟无一处平坦之地,全程起伏跌宕,考验着每一位车手的意志与体能。

就在赛事的伊始,第一次爬坡便接踵而至,毫不留情地摆在了车手们的面前。我竟然在赛事的起步阶段就燃起了攻击的斗志,想要以此作为全天战斗的序幕。

然而,结果如何呢?

答案却令人有些哭笑不得——我哪儿也没去。我在发起攻击后不久,便被大集团牢牢锁定,无情地淘汰出局。但那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了一种解脱,心中的压抑在那一瞬间得到了释放。即使这样的行为在旁人看来或许有些愚蠢,但对于我来说,那却是一次自我挑战的尝试。

从那时起,我便紧紧追随着伊桑·克雷恩(Ethan Craine)、凯德·比克莫尔(Cade Bickmore)、科尔比·兰格(Colby Lange)、里基·阿纳波尔(Ricky Arnapol)等车手的步伐,不断地在赛道上寻找着突破口。而我们这个集团中的领先车手斯科特·麦吉尔(Scott McGill)和泰勒·斯蒂特斯(Tyler Stites)则在等待着比赛中后期更为决定性的进攻时机。

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狭窄的乡村道路和老城区街道中摇摇晃晃地穿行。这些道路和街道的宽度,仿佛只比高尔夫球车路径略宽一些,让人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然而,更让我们感到挑战的是,每一个转弯都仿佛是一道难题,让我回想起过去的周一,当时我们有三名车手在一个看似无害的转弯处意外摔倒。

我的一位前队友甚至发短信询问我这段旅程的情况,他半开玩笑地问:“你在马略卡岛的路上滑倒了吗?”关于这个问题,我听到了多种解释,有人说是因为“当地树木分泌的油覆盖了道路”,有人说是因为“道路所用的沥青本身含有大量混凝土”。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在美国的自行车赛场上磨练我的转弯技巧,期待着有一天能在欧洲的道路上大展身手。然而,鉴于我刚刚看到的以及无数其他被告知这些道路光滑如镜的情况,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像往常一样倾斜身体过弯。

在前五十公里的蜿蜒赛道中,我如同探险家一般,小心翼翼地穿行。然而,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伊桑和科尔比先后遭遇了轮胎漏气的困境。伊桑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和敏捷的反应,成功在大下坡之前将时间追回,重新回到了比赛的节奏中。而科尔比,却在这场与命运的较量中稍显逊色。他的爆胎发生在了一个极为棘手的路段,且时机恰巧是最为不利的时候。这使得他无法迅速调整状态,追回失去的时间,最终不得不做出放弃的决定。

正当我们沉浸于赛道的曲折与变幻之中时,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平坦、宽阔的斜坡展现在我们面前。这是赛道上最直的一段路,宛如一条通往天际的康庄大道,将我们送往当天的标志性爬坡——索耶尔(Soller)的山脚下。

这无疑引发了一场混乱而激烈的冲刺,车手们如同脱缰的野马,争先恐后地向山脚冲去。

这个斜坡的考验,竟然比之后的爬坡还要严峻。我们以约六十五公里的时速在这微微上坡的路上骑行,既要保持速度,又要应对坡度的挑战。

我和泰勒、伊桑三人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小车群,在混乱的顶级车队混战中奋力前行。那些车队如同一个个庞大的堡垒,试图将他们的顶尖车手牢牢保护在其中。泰勒在大约前四十名的混战中努力挣扎,而伊桑和我则迅速从混乱中脱身而出,如同两只敏捷的猎豹,穿梭于车流之间。

经过短暂的休憩,我们重新整顿行装,很快便找回了比赛的节奏。途中,我们加入了一支由掉队者组成的车群,他们正以稳定的步伐攀登着前方的山坡。在这个团队中,一个在滑雪登山领域取得过辉煌成就的运动员引人注目,如今转战自行车赛场,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

只见他如同一道闪电般从我们面前掠过,显然是打算追赶前方的主车队。然而,就在下一个回头弯处,他的速度突然放缓,不知道是遭遇了机械故障还是体力不支。当我们再次从他身边驶过时,他口中嘟囔着不满的言辞:“我讨厌这该死的运动。”听到他的抱怨,我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同情与无奈。

在剩余的赛程中,里基、伊桑和我保持着稳定的节奏,领骑在车群的前方。虽然比赛过程并非惊心动魄,但也不乏一些趣味横生的小插曲。其中最具挑战性的莫过于那段长达十公里的爬坡路段,我们沿着索耶尔山蜿蜒而上,又顺着接下来的下坡路通过了近六十个回头弯。你不相信?那就放大地图,亲自去数数吧。这座岛屿仿佛是回头弯的制造工厂,将其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天哪,如此众多的回头弯!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马略卡岛的某些路段总是潮湿不堪,苔藓丛生,使得路面变得异常湿滑。这无疑给比赛增加了不少难度和刺激性。

▲这仅仅是赛道上众多弯道中的一个缩影

历经那段曲折的赛道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车轮滚动间,我们仿佛置身于一幅流动的画卷之中,向着海边的方向悠然前行。而那一路的风景,堪称我骑行生涯中所见过的最为壮丽的景致。

然而,我所谓的“悠然”,其实是一种相对的轻松。我们的车速依然飞快,只是在那片刻的宁静中,我得以用充血的眼球的余光去捕捉那些一闪而过的美景。同时,我时刻保持着对车轮的精准控制,生怕一不留神就会在车群中引发混乱,成为众矢之的。

幸运的是,我并不孤单。对于这样的速度,我也感到有些无奈。毕竟,我们当时只是在争夺第九十名的位置,实在没有必要如此拼命。而车队的意大利成员们显然也持有相同的看法。他们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用粗犷的嗓音向前方高速领骑的队友们发泄着心中的怒火。那一刻,他们的话语仿佛成为了我们共同的心声。

不幸的是,里基因为突如其来的肚子剧痛而被迫放慢了脚步,他的身影渐渐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

泰勒的遭遇则更为不幸,他在大下坡的底部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这使得他无法继续追赶前方的领先集团。那一刻,我们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无奈与遗憾。

回顾我自己当天的表现,我与伊桑并肩作战,最终以小组形式获得了第113名的成绩。虽然这个名次在众多选手中并不显眼,但我却感到无比的满足与喜悦。因为我们知道,在场上我们的水平、经验以及地位都相对较低,但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展现出了强大的竞争力。我为自己在欧洲职业赛的第一个比赛日里实现的一些目标而感到自豪,同时也为能帮助到队友而感到欣慰。更重要的是,我完成了这场比赛,这是一次对自己的挑战与超越。

冲啊!

责任编辑:Ting

本文来源

上一篇:公路车赛场中常见的战术

下一篇:返回列表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 全部
  • 大M来袭 2024-02-04 11:55

    666

    +1

    0
    回复
    举报
  • 麻辣车手李二狗 2024-02-02 21:43

    小伙真酷     

    +1

    0
    回复
    举报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