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生活 赛场直击 赛事专栏 山地车

从上海到大洋彼岸 George哥的2020山地耐力赛体验

初识George是在几年前上海到崇礼的飞机上,参加禧玛诺赞助的山地车“夏之舞”活动,这个活动三年才有一次,请了国际山地车界大神级的车手现场教学,因此吸引了全中国的山地速降迷们奔赴崇礼,其中有不少中国顶级的山地速降车手。

上海到崇礼的航班每天只有一班,是联合航空和东航合作的航班,早上六点多起飞,基本四点就要起床赶赴机场。坐上飞机等待起飞时,我旁边的一个位子还空着,在机舱们就要关闭时,急匆匆来了一个客人,虽然是夏天,早上天气还是很凉,这位最后上来的客人穿着短袖,皮肤晒得黑黑的,胳膊上伤痕累累。

“估计也是去参加崇礼山地车活动的。” 我想。

果然,飞机降落以后,大家都在等行李的时候,几个认识的朋友都在行李传送带附近站着,就有人介绍说,这是来自香港的George  Hu,大家握手,就算认识了。


一起拼车从机场到“夏之舞”活动的举办地太舞小镇,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开始吹牛,气氛非常融洽,George哥20年前从香港到上海寻根,娶了上海老婆,又在上海扎根了。

image.png

▲George哥在2017年的“夏之舞”

George哥是超级山地车发烧友,骑山地车20余年,拥有各种各样的山地车,All Mountian ,Enduro,Downhill 甚至土坡车,家里需要一个小房间存放他的车和一大堆的头盔和护具。他还喜欢并擅长很多户外活动,山地车、单板滑雪、潜水都玩得不错。

回到上海,我们成了好朋友,经常约骑,时间充裕就去常熟的虞山玩速降,时间不多就在上海市区骑山马,我们两人经常傻傻地骑着软尾车在黄浦江两岸闲逛。有时候在苏州河边跳台阶,有时候坐轮渡从虹口的客运码头到浦东,沿着黄浦江边的绿道骑到徐浦大桥下著名的的“南墙”。

image.png

▲George哥在上海外滩“搔首弄姿”

George哥是逢台阶必飞,从不喜欢在平路上安安稳稳地骑,还不厌其烦地教我飞包,碰到一个大的台阶,就坚持要给我演示一下如何双轮着地飞下来,如果我飞得还算凑合,George哥就会毫不吝啬溢美之词地赞扬一番,弄得我很不好意思。玩到高兴,George哥就会翻出照片给我看他年轻时候的“威水史”——-不戴头盔在香港兰桂坊飞很高的台阶。

“现在不敢这么玩了,太危险,而且要给年轻人做个榜样,一定要戴头盔和护具。”

去年底George在移居上海之后,又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Halifax(哈利法克斯),他说“加拿大对小孩子的成长比较好”。

Halifax在加拿大的最东边,大西洋的西岸,往北就是爱德华王子岛和圣劳伦斯湾,有点天涯海角的感觉。

“听说那里冬天寒冷而漫长,大西洋的寒风一吹就是半年,你移民过去后冬天应该很无聊吧?”我和他闲聊。

“没事,冬天我可以去滑雪,还可以去玩冰钓?” George哥胸有成竹。“来Halifax吃龙虾吧,波士顿龙虾其实是缅因州产的,我们和缅因州隔海相望。”

大西洋的冷风如约而来,雪季都到了,George从上海发运的单车和滑雪板还没到Halifax。经过望眼欲穿的等候,三个月之后单车和滑雪板终于到了,原来是先从上海海运到温哥华,然后从温哥华转火车运往Halifax,总之George对加拿大人的办事效率是一顿炮轰。

去加拿大之前,George已经做好功课,对Halifax的山地车公园、林道都了如指掌,拿到单车本以为可以撒一阵欢满世界骑车,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来了,正常的户外活动全都停止。

到了十月中,终于有一个山地车耐力赛(Enduro Challenge)在Halifax附近的Keppoch山举行,这个比赛本来计划是五月举办,因为疫情的原因被延后到10月17号。Geogre迫不及待地报名参加。

image.png

image.png

Keppoch在Halifax以北180公里的地方,开车大约2个小时,秋天的Keppoch漫山遍野都是红叶,美不胜收。

image.png

▲出发

image.png

▲装备

一大早出发,到了赛场,发现有很多车手是开着露营车来参赛的,还有车手在露营车的车顶搭起了帐篷,别有一番风味。

提供流动修车服务的后勤车Velofix也在停车场待命。一溜帐篷在停车场旁边扎起来,车手们也越来越多,赛前的气氛愈加浓厚。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比赛有112名车手参加,分四个赛段举行。上山没有缆车,需要车手自己骑上去,四个赛段必须在4小时内完成。

(一)第一赛段,摔车

image.png

▲第一赛段路线

image.png

▲开始都很兴奋

本来每两名车手之间是间隔40秒出发,但George太兴奋,骑得太快,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车手,没想到下雨赛道湿滑,前面的车手撞了树桩摔车,George来不及刹车也跟着撞树了。

急不可耐地回到赛道,骑上车才发现车把已经被撞歪了,在第一赛段狭窄的单行线(single Track)上,车把歪了很难掌握方向,最后的一段石头路,车头又撞到石头,再次摔车,最后只好用后轮骑的方式勉强穿过障碍,完成第一赛段的比赛。

“完全没有找到感觉啊。” George哀叹一声。

image.jpeg

(二)第二赛段找回了一点感觉

image.png

▲第二赛段路线

调好车把角度就上山,前往第二赛段的出发点,大概要骑40分钟。

第二赛段很多弯道,很多飞包,非常好玩。最后阶段是一个木桥,飞起来很刺激,因为是第一次骑这个赛道,不太熟悉,所以也不敢放得太开,很谨慎地完成了第二赛段的比赛。

image.png

image.png

(三)第三赛段 又回到单行线(single Track)

第三赛段是又窄又陡的单行线,是熟悉的山地速降道的感觉,这段可以把速度提起来,放得很快,非常享受地完成了这个赛段的比赛。

image.png

▲第三赛段路线

image.png

(四)最后的赛段

image.png

▲第四赛段路线

image.png

▲骚人骚车

这一段上坡很长,大约要骑45分钟,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比赛,体力有点不支。在山顶休息了一下。但比赛限制在4小时内完赛,也不能休息太久。停留了一会就开始了第四赛段的比赛。

第四赛段是中等难度,路线很宽,可以非常舒服地冲线,就此完成了第四赛段的比赛。

整个比赛的总成绩是3小时20分钟,在112名车手中排名第98位。

image.png

▲赛后大party

image.png

▲好喝的加拿大本地“大雪杉”Big spruce啤酒

比赛结束以后,接下来是颁奖,这次比赛的明星是19岁以下组的车手Ryan Macdonald,这个年轻的车手在当地的山地车比赛中基本是包揽所有冠军,以后将代表加拿大New Scotia省和加拿大国家队参加山地车的比赛,是一颗冉冉上升的明日之星。

image.png

▲加拿大明日之星Ryan Macdonald获得冠军

颁奖完毕后的大party开始了,车手们在帐篷中喝着加拿大本地的啤酒 Big Spruce(大雪杉),吃着各种美食,拍照,交换社交媒体的联络方式,气氛非常好,George哥感叹什么时候国内的比赛能做成这样就好了。

整个过程非常开心,体验到了北美山地车赛的魅力。

George哥赛后总结:这次比赛下坡技术还可以,飞包比以前更远,但老外体能好,上坡快,如果以后要参加这样的比赛,平时要加强上坡的练习。

PS:上次写了我在菲律宾比赛的经历,有些喜欢山地车赛的朋友看了以后觉得有兴趣,这次我帮George把在加拿大比赛的经历整理出来和大家分享,也希望能对以后出国比赛的山地车手朋友们有所帮助,谢谢大家的关注。

责任编辑:BAMBOO


上一篇:真实案例:骑行理赔全过程详解

下一篇:如果约伴骑车很难,不如带上一条狗 Dogpacking考虑一下

大家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

您还可以输入200
  • 热门评论
  • allenkou 2020-11-06 19:29

    年轻就是任性啊

    查看回复(3)

    +1

    0
    回复
    举报
    • Bassofans 2020-11-06 20:54

      哪里看出年轻了

      +1

      0
      回复
      举报
    • 师姐以痛吻我 2020-11-06 22:22

      看脸都四十来岁了吧

      +1

      0
      回复
      举报
    • Bassofans
      回复师姐以痛吻我
      2020-11-06 22:27

      不止

      +1

      0
      回复
      举报
  • ADHDmania 2020-11-06 20:41

    这地方的10月应该很冷,没想到植被大多数还是绿的没变黄

    查看回复(1)

    +1

    0
    回复
    举报
    • Bassofans 2020-11-06 20:53

      已经下了一场大雪 了

      +1

      0
      回复
      举报
  • 全部
  • ♂猪油拌饭♀ 2020-11-07 11:17

    佩服,可以啊,向你学习

    +1

    1
    回复
    举报
举报成功,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推荐骑客

推荐文章

热门推荐